朋友的爱情故事

一月 9, 2008 @ 3:13 上午 | 发表在 男女情事, Uncategorized | 留下评论


朋友一年前交了一个女朋友, 感情很好, 好到我们这些身边的朋友都有预感: 这一次应该可以定下来了, 这个年过三十的朋友一直渴望安定下来, 可惜之前交的女朋友最后都因故分手, 让盼喝他喜酒的我们希望落空.
他在拍拖半年之後就向我们宣布, 猪年要请喝喜酒, 我们都为他高兴, 耐心期待猪年喝这一杯等了好几年的酒.

新年前我打电话问他今年来不来我家拜年, 要他顺便把女朋友也带来拿结婚前的最后一个红包, 我兴致勃勃说完後发现电话那头的他用有点迟疑的口气说, 会的, 今年还是会去找你拜年, 可是, 我只能一个人去了.

这倒出乎我意料之外, 这是件看来只欠东风的事, 可惜东风迟迟都不来…

在电话中我没多说, 只安慰他几声就盖了电话.

几天後的一个夜晚, 我准备就寝时接到他的来电, 心知有异,因为他知道我的生活作息, 从不曾在这样的时间打扰我,  他会打电话来, 就表示他心里的结真的打不开需要有人聊聊天了.

他在电话那头说:” 虽然分手是我提出的, 但是, 到今天已经两个月了, 还是无法释怀.”

他还是爱她, 可是两人之间的鸿沟太大, 大得两人都跨不过去.  

他爱自由, 喜欢有自己的空间, 喜欢偶尔与朋友聚聚, 觉得偶尔一个人看电影是必要的. 可是她却认为, 既然两人都是要谈婚论嫁的情侣了, 为什么他不是每天下了班就到她家报到?

他觉得每个星期周休两天到她家吃两顿晚餐加上平日见个三两天, 已经很足够了, 留三两天来给自己的朋友和与独处是很必要的.

这个问题在恋爱半年後就成了他们争执的导火线, 每次他向他解释自己的理由, 都被她推翻. 她说: “为什么我两个姐夫都可以这样做你就不可以? “

她还举了几个朋友的评论来支持自己的论点正确: “我和IRENE  和阿MEI 说起这样的情况, 她们都觉得很惊讶, IRENE 说这样哪像是男女朋友? 男女朋友应该是每时每刻都想要见面才对呀, 况且结婚前就这样, 结婚後不是更坏? 阿MEI 则要我留意你身边有什么可疑的女孩子….”

“她宁愿听她的朋友说, 也不愿意试着理解一下我的意愿.”朋友道.

这样的问题一直困扰着这对情侣, 谈了又谈, 说了又说, 两人始终无法达成协议, 一方坚持要有一定的空间, 另一方认为两人在一起就一定得朝朝暮暮, 最后我的朋友终于放弃, 因为他说: “朝朝暮暮不是我要的婚姻生活, 我不能因为渴望安定就妥协于我知道必定出问题的婚姻.”

然而, 曾全心全意付出的情感, 失去时要马上放下不是容易的事,我只能告诉他: 许多过来人都说医治失恋创痛的最佳良药是: 时间.

“再等一等吧, 迟些日子你的伤口就会痊愈的了” 我告诉他: 因为, 这世上没有不结疤的伤口.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通过访问 WordPress.com 创建免费网站或博客.
Entries评论 feed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