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朋友阿芬

一月 10, 2008 @ 2:06 下午 | 发表在 我的生活 | 3条评论
我的旧友阿芬是一个有理想要服务社会的女子,看到她那么努力实现她的理想常常教我们这些只会风花雪月的人觉得惭愧跟她比起来我们比较像蛀米虫,只会浪费社会资源。

后来她开始参政,很落力的带着一批女青年做很多很有意义的事,让大家的生命和她一起发光发亮。再后来大选到了,她披甲上阵,打了一场漂亮的战,也成了年轻的国会议员,我们热烈的恭贺她踏出梦想的第一步。

这之后我因为结婚而撤离首都到南部的村落里住,很少机会看到阿芬,偶尔去首都找旧友们也约她一起聚聚,约了两次她都说会来,两次她都临时有事不能来,只能在电话里跟我们说抱歉。

我能理解的,国会议员是要服务人民的,人民的事情到底重要过私人的聚会,这点我倒是很能理解阿芬的处境。

再一届的大选,那么努力打拼的阿芬果然又赢了,做稳了代议士的位置,我先生叫我打电话去向她贺喜,我说,这个时候还怕没人向她贺喜吗?想必她接电话会接到手酸,还是迟些吧,我们不需要做锦上添花的事情。

这一次听到她车祸的消息,本想马上致电问详情,回头一想,人家车祸受伤还接什么电话?这个时候应该很多人去慰问她的,于是只向朋友确定她没大碍,没有生命危险,再确定与她同行的,我的好友只是擦伤而已,就放下电话。

两天后送了慰问的短讯息,二十四小时后被弹回来,我就想:在朋友风光的时候自己低调是应该的,朋友受伤时自己低调就太没有义气了。。。所以,我要在这里大声问:

喂。。阿芬。。你好点了吗。。。

Advertisements

3条评论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1. 噢!你的朋友原来就是那个乐龄都称她“炒米粉”。

  2. 和她认识很多年才变成朋友,她变成我的朋友的时候还没有当国会议员。

    很久没有和她出游了。步入中年,我们变得特别忙。没有时间给朋友,只能给她祝福。

  3. 你们的理念还差得真远,一个愿意为家庭变村姑。另一个为了政治(为华族吧?)宁可不嫁。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在WordPress.com的博客.
Entries评论 feed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