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阿Q精神

一月 10, 2008 @ 2:07 下午 | 发表在 养育孩子心情故事, 我的感慨 | 留下评论
七年前,一个朋友对我放弃了首都璀灿的职业生涯,把自己变成安娣到一个那么小的村子里过去过主妇生涯这件事很是费解,她把我这样的决定视为头壳坏去的具体表现。

那天很久没有联络的她给我摇了通电话,问起我现在日子过得怎样了,生活还如意吗?丈夫待我好吗?孩子乖吗?快乐吗?

然后她在听了我描述自己的生活之后,下了个结论,说:哦,知道了,现在你过得很阿Q,不过还算懂得应付生活,我听了笑开来,说是是是,琐碎的生活本来应该是过得很枯燥的,所以我总要想法子把它变得有点色彩。。。

忙得很,可是还是愿意花点时间和孩子坐在院子里喝杯咖啡。

每天固定要做得事情已经不少,可是还是兴致勃勃的学做蛋糕馒头面包和饼干。

偶尔累到想动手打那个很龟毛的大儿子时,马上把小儿子交给丈夫照看,开了车和大儿子两人去附近的飞机场喝杯饮料吃块蛋糕松弛一下母子的关系。

很多要做的事情聚在一起,感觉上做也做不完了,就一边跑到网际网络去找人诉苦发牢骚,一边赶工作进度,在纷纷扰扰中,事情还是一件一件的被处理掉了。

太累了,管他家里乱得像垃圾堆,睡个午觉再说,有人问起就说:家务不做又不会跑掉,怕什么。

孩子放假就想各色各样的理由带着两个孩子往外跑,跑到孩子的爸打电话来问什么时候要回家才倦鸟知返。

Advertisements

清明感言

十一月 3, 2007 @ 8:35 上午 | 发表在 我的感慨 | 留下评论

2006-06-06 06:59:45

(一)

住在新加坡的朋友曾经跟我说,她同事的孩子们都快不知清明节是何节日,有何意义了。

“有一次我问一个同事为什么没有带孩子回马来西亚扫墓,她告诉我,太热了,小孩受不了。”朋友说:“我后来再问几个父母,答案同是:太热,小孩会受不了的。”

(二)

在我记忆中,小时去扫墓是件大事,通常都是全家人倾巢而出的。几个叔叔拿着砍柴刀,一路把高7、8尺的杂树杂草砍出一条路来,姑姑婶婶们则左手拿拜祭品右手各牵一两个小孩紧跟在后。

小孩数量通常维持在8至10个,我们小孩的工作是帮忙拿小件物品、拔草、铺五色纸,拿香拜祖先。

我们当然也怕热,大人们也一样,所以每次我们都是早上6点半左右到达墓场,纵然如此,每次总要扫到整10点才能扫完两个墓,一是曾祖父母的墓,另一个是祖父的墓。

我不记得太阳晒在身上那种灼热的感觉,汗如雨下,但因有玩伴,可也其乐融融,记得每一年清明节快到时,小孩们总是相互询问:今年我们会被带去扫墓吧?语气中充满期待。

(三)

结了婚,3年来自家扫墓的日子常与夫家扫墓的日子接近或同一天,已经好几年没回马六甲扫墓了。

阿洛先生听我说要回家扫墓,就问我,出嫁了的女儿可以回家扫墓的呀?

我道:有何不可?

我表妹、堂妹们每年都带了夫婿同去扫娘家先人的墓,扫了这许多年……有何不可?

都是后代呀,后代来扫墓表孝心,应该称许才是。

我想有“嫁出去的女儿不许回来扫幕”的想法可能是怕女儿要两边跑太累才订下的规矩吧,或是中国伦理的法则。

有个朋友告诉我:“不,那是因为老人家认为嫁出去的女儿若回娘家扫墓,会把福气给带回她的夫家的,那么儿子们的福气就被分薄了”

我们家没有这样的禁忌,于是今年我得以扫了夫家的墓,又去扫娘家的墓。

(四)

今年去扫墓时,情况已有不同。

义山管理层每年每个墓收20令吉,把路上的杂树杂草都清除干净,墓上也已没草可供我们清除了。

一找到曾祖父的墓就可以马上献上供品拜祭,铺五色纸的工作相对除草自是轻松许多,人多好做事,才15分钟就处理好各事项,一群人就站在墓旁等祖先“吃完”。

四处望一望,看看别的扫墓人阵容,虽然少了许多小孩的踪影,却是青壮年人在扫墓。

管理员派出一个小孩来收清扫费,小孩不会写墓碑上的字,大家都指我去写。

为什么?因为我父亲的兄弟姐妹几乎都念英校,他们的孩子则念国小,都不会写中文。

可是对传统中华文化习俗,他们做得比我们这些念华小的人还足,很多我也不懂的习俗,他们还坚持要做下去。

是这些习俗告诉他们自己是炎黄子孙,就算看不懂中文不会写中文,他们依然尽心尽意的过个华族节日。

(五)我们这一代大部分小时候都有扫墓的经历,所以这优良传统不怕会在我们这一代湮没,但下一代呢?很难说了。

1980年之后出生的小孩,大都因父母的爱护较吃不得苦了,一年晒一个早上的太阳都做不到,很难想像以后他们怎么接下扫墓的使命。

算算那也是三、五十年后的事了,也许以后的清明节他们不“兴”亲自去扫墓了,他们会在当天Log-in 进“家族墓园”的网页,在网上“扫”墓,不用晒太阳,不用塞车,不用在汽油和祭品上花费……。

在WordPress.com的博客.
Entries评论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