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朋友阿芬

一月 10, 2008 @ 2:06 下午 | 发表在 我的生活 | 3条评论
我的旧友阿芬是一个有理想要服务社会的女子,看到她那么努力实现她的理想常常教我们这些只会风花雪月的人觉得惭愧跟她比起来我们比较像蛀米虫,只会浪费社会资源。

后来她开始参政,很落力的带着一批女青年做很多很有意义的事,让大家的生命和她一起发光发亮。再后来大选到了,她披甲上阵,打了一场漂亮的战,也成了年轻的国会议员,我们热烈的恭贺她踏出梦想的第一步。

这之后我因为结婚而撤离首都到南部的村落里住,很少机会看到阿芬,偶尔去首都找旧友们也约她一起聚聚,约了两次她都说会来,两次她都临时有事不能来,只能在电话里跟我们说抱歉。

我能理解的,国会议员是要服务人民的,人民的事情到底重要过私人的聚会,这点我倒是很能理解阿芬的处境。

再一届的大选,那么努力打拼的阿芬果然又赢了,做稳了代议士的位置,我先生叫我打电话去向她贺喜,我说,这个时候还怕没人向她贺喜吗?想必她接电话会接到手酸,还是迟些吧,我们不需要做锦上添花的事情。

这一次听到她车祸的消息,本想马上致电问详情,回头一想,人家车祸受伤还接什么电话?这个时候应该很多人去慰问她的,于是只向朋友确定她没大碍,没有生命危险,再确定与她同行的,我的好友只是擦伤而已,就放下电话。

两天后送了慰问的短讯息,二十四小时后被弹回来,我就想:在朋友风光的时候自己低调是应该的,朋友受伤时自己低调就太没有义气了。。。所以,我要在这里大声问:

喂。。阿芬。。你好点了吗。。。

当全职妈妈的代价(二)

一月 10, 2008 @ 12:00 下午 | 发表在 养育孩子心情故事, 我的生活 | 2条评论
我到首都去,她们请我吃饭,吃每人一小盅的一品蜗,每盅七十八元,还没加消费税和服务税,两人异口同声说:便宜呀便宜,还好我们在促销时期来吃。。。

结账时一共三百多元。这数目是我们每个月给家婆的食物费的一半,换句话说,我和女友三人吃的这一餐,是我们一家三口半个月的伙食费。

跟她们说起车子,她们说:三百多千不算贵,那辆车引擎和车脚都很好,很值得呢。

三百多千,可以买三十多辆我现在开的车子。

跟她们讨论要去浮罗交怡游玩,她们说好呀好呀,我们去住那间一千元一晚的酒店,住三个晚上,一个人才付一千元的住宿费用。

住宿费一千元‘而已’ ,还要飞机票,租车,游玩和用餐费用,加起来一个人‘只要’ 花两千元。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在电脑前发笑:为了养育孩子,这就是我付出的代价了,要不然,我现在应该过着像她们一样的生活吧。

让我回到八年前再选择一次,我会不会选择放弃现在的生活呢?我在电脑前又就这个问题想了十秒钟,答案是:不会。

我现在有两个每天花很多时间照顾的孩子,可是他们总是让我快乐。我现在有个无法让我乱花钱的丈夫,可是我从没为钱烦过。我还有个对我的照顾有加的家婆。

要我放弃这么多财富来换取女友们现在的生活,老实说,我是不会要的。

好像我不明白女友为什么不要孩子一样–她们也许不会明白为什么我那么苯吧。

当全职妈妈的代价(一)

一月 10, 2008 @ 11:59 上午 |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养育孩子心情故事, 我的生活 | 留下评论
我在工作岗位上做了十二年,现在是个全职妈妈。那天两个因为工作而认识的女朋友特地开了三百多公里的车来看我,我们开心的聊了很多,我们很多年不常见了,还是如当初一样没有距离,很是难得。

八年前我们三人走在人生的分叉路上,她们一人选择不婚一人结了婚选择不生小孩,我则选择又婚又生小孩。才六年的时间就看到我们之间很多的不同点。

选择不婚的有一盘上了轨道的生意,一年最少三次国外游,每去一次最少三个星期,有时候玩了一个多月还不想回来,去的地方都是我一直想去的地方,好像欧洲,好像埃及,好像中国新疆的塞那斯湖。

选择结婚的与丈夫过着快乐的两人生活,结婚八年来还是过着恋爱生涯,屋子越住越大间,车子越开越大辆,反正没有为孩子存教育费的顾虑,她过着令我们这种日子过得很寒酸的人觉得很沮丧的生活。

那天她拿着一个超级名牌的小包包,我看了就哗的一声,说:‘你买个小包包的价钱,可能是我三个月的家用’ 。另一个女友听了很惊讶,说:哇,看来你先生给的家用很丰厚哦。。。

这样说来那个包包的价格起码是我半年的家用。

跟她们说起吉隆坡的屋价,她们说得口沫横飞:‘很便宜呢,才七百多千。’

我马上流冷汗–那天收到更新我们村屋的信件,要我们去还九十九年地租的钱,共五千元,我先生都喊肉痛了。

负责任的代价(续上个星期)

一月 9, 2008 @ 3:02 上午 | 发表在 我的生活 | 留下评论

我告诉他我觉得自己很幸运, 除了印度大兄没有为难我之外, 如果印度大兄撞到前面一辆车或三辆车, 那么我要赔的数目更多,要感谢印度大兄煞得住车,要感谢虽然前面有十多辆车紧急刹车, 还好我是最后一辆, 要不然如果后面的车子吻上我的短尾车的屁股, 车上的三个小孩一定有事, 加上如果是重型车辆, 那么, 你想,情况会怎样? 这样想下去, 我觉得回到家应该烧个香感谢菩萨保佑.

车厂老板还是不明白, 他说, 那么你不觉得倒霉吗?要花千多元来修两辆车子…

我道, 我妈妈从小就教我: 做人要负责任, 做错事就要付出代价, 我觉得合理.

我告诉他我小时候的一件事.

那时我七岁,一家人租间小房间住, 有一我偷用屋主太太的洗发水洗发, 妈妈知道了没有骂我, 只说, 明天我带你去银行拿你的储蓄来买一支洗发水还给屋主太太.

第二天, 妈妈牵着我的手到银行, 告诉柜台小姐要从我的储蓄户口拿七元出来,(这是我那时两个月的零用钱), 然后带我到超级市场的洗发水部门, 要我认出洗发水的牌子, 然后买下.

回家後我得把洗发水必恭必敬的亲手交给屋主太太, 还郑重的道歉.

妈妈把看起来很小的事情, 搞到这么大这么麻烦,让我学会了”负责”两个字, 这两个字, 我到今天还受用不尽.

不知道车厂老板是否听得懂, 他只是摇摇头.

回到家, 我告诉先生:” 我刚才遇到小车祸了.”

先生听了吓了一跳:”什么?车祸?….车子怎么了??

我就知道他会有这样的反应, 假装很生气, 说: 你没有问你怀孕九个月的妻子怎么了, 也不问孩子怎么了, 更不问搭我顺风车的其他两个村里小孩怎么了, 人家车厂老板和印度大兄第一件事情就关心我怎么了,你居然只问车子怎么了…

先生知道踏到地雷了, 不敢再说什么, 结果让我赚到一顿大餐压压惊.

吻上印度大兄的车屁股

一月 9, 2008 @ 3:02 上午 | 发表在 我的生活 | 留下评论


载孩子上学, 我的十年旧车不小心吻了一辆国产车的尾部,把车停在路边, 印度大兄气冲冲的往我走来, 看到我九个月身孕的大肚子, 呆了一下, 但还是很生气问我为什么吻他的车屁股.

我说, 对不起, 是我的疏忽,你可以跟着我的车子吗?我把孩子载到学校後再和你去找车厂修你的车.

印度大兄听了还是很生气的样子, 但也乖乖跟我到车厂.

车厂的老板看到我的大肚子, 也吓了一跳, 说..哎呀, 你怎么这样不小心?

车厂老板看了看印度大兄的车子, 说要三百五十元, 印度大兄听不懂我们说的语言, 他只说想找他家附近的车厂修他的车, 问我可不可以给他钱他自己拿去修. 车厂老板听了马上用华语对我说: 你告诉他这里修只要付两百五十元, 如果要去别的车厂修, 你只肯付两百五十元而已.

我告诉印度大兄, 我给他三百元,他自己拿车去修, 印度大兄反问如果不够呢? 我说如果差几十元, 我可以补贴, 可是如果差太多就请他拿来这里修, 他答应了.

我的车则给车厂老板修, 车厂老板把我载回家时说我怎么这么老实? 为什么要赔完?

我说: 为什么不赔? 是我的错,印度大兄好好的要去上班, 被我的车吻了一下他的车屁股, 他要迟一个小时到办公室, 要三天没有车子用,这么多麻烦, 可是好心的他只要我赔他车子的损坏, 他没有要我赔他这三天的交通费和精神损失费已经很仁慈了.

车厂老板听了更惊讶, 说我第一次听到有人遇到这种事情不埋怨还好像自己很幸运.

(篇幅问题, 下个星期待续)

通过访问 WordPress.com 创建免费网站或博客.
Entries评论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