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扫除和男人

二月 10, 2008 @ 1:28 上午 | 发表在 我的论调 | 留下评论

农历新年要到了,开始准备大扫除了。在网上和人聊天,说到男人在每年在这个时候的扮演的角色,好几个网友不约而同的说:叫我爸爸/哥哥/弟弟大扫除?嘿嘿,他们讲就厉害,这里要油漆哪里灰尘多,这里的摆设要换一下那里的东西要收拾干净,可是到真的到要做时,他们连影子都不见了。

很奇怪吧,农历新年大扫除好像都是女人的事情,每年到了这个关头,女人开始疯狂的洗呀扫呀收拾旧物呀。。。男人还是一样的过着他们的太平日子朋友来找就出去喝茶,报纸一天照样看三份,电视节目一集都没错过,偶尔家里女人因为大扫除的关系迟点把饭菜端出来,还被骂:几点了,我都看完新闻冲好凉跷完脚了,你们的晚餐还没准备好?

到底哪里出错了?为什么这样的男人会认为大扫除是女人的事情?自己宁愿蹲在树下看蚂蚁怎样爬上树,都不愿拿桶水帮忙抹窗。

一个网友说得好:我爸爸大概是给我妈妈疼坏了。我问:那么你那个也不愿帮忙大扫除的哥哥呢?是不是也被妈妈疼坏了?她说很可能是。我说,可怜他的太太。她说是:我们也很可怜我的嫂嫂。

怎么不是,哥哥每年看到大扫除都是妈妈姐姐和妹妹们在忙,爸爸一样过他的悠闲生活,这样二十年下来就误以为大扫除是女人做的事情了。

说真的,我们的传统观念还真的养出不少生活白痴和没有责任感的男人。

关于理想

二月 10, 2008 @ 1:27 上午 | 发表在 我的论调 | 2条评论

和朋友电话里聊天,三十二岁的他说:年轻时有那么多理想,都是骗人的。那天两个孩子太闹,我无法和他说太久,只能安慰几句就草草挂断电话,在这里,我想还是可以跟他聊聊理想的。

我想跟他补充的是:你今天站在这个位置,就是你当年的理想带你走到的,理想只是一个指标,它只能让你到达这里,却不能确保你会满意。

年轻时看过这样一句关于理想的话,很是赞同:我们的梦想会达到,可是我们的想法会过去。

我们花了很多精神走到了这里,可是我们的想法已经过去了,怎么办?

站在这里埋怨理想和现实是没有任何作用的,你要做的是抬起头,看看你下一个想去的方向。因为你有了经验,有了历练,你能清楚知道你的人生要的是什么,你应该很清楚你的下一步要去哪里,要怎么走。

可是你只是站在原地埋怨理想骗了你,说现实太不堪。。。老兄,这样做是于事无补的。

我也有理想,我也曾那么努力的花了很多时间走到我想去的地方,也攀到了我想要的高度。当时我想到的是:这就是我要的生活了吗?我要这样过下去吗?

我的后来不用多说,我回到原点,为了养育孩子过着最基本的生活。这原不是我的理想,可是人到了某个程度,我们的想法会改变,然后我们人生的方向也随之改变,让我们从容快乐的元素当然随着改变。

我现在的理想是家人永远平安健康。近来有个新理想:希望学会做出好吃的面包蛋糕和饼干。

也许你会觉得我的理想太不上道,那有什么关系,我的快乐本来就和你的快乐不一样。

妻子不是女佣

一月 10, 2008 @ 2:05 下午 | 发表在 我的论调 | 2条评论
前阵子看到雪洲妇女组在呼吁某快餐店停播一个电台广告,因为有关广告进一步刻板化夫妻在家中所扮演的角色。周美芬政务次长说这个广告是低级趣味,使用‘服务’ 这个字眼,把老婆当佣人,不尊重妻子,这种观念不应该存在。

我没有看过这个广告,可是看到报导很能理解雪州妇女组的愤怒。

我也看过一篇令我觉得愤怒的文章,A男人问B男人为什么衣服那么皱,B男人答:‘因为老婆近来忙着另一件事情,没有空帮我熨衣服。’

这是什么烂答案,老婆忙,你自己也有双手的呀,你自己不会熨的吗?老婆不煮饭你就不用吃了吗?老婆不收拾屋子你就打算住在垃圾堆了吗?

这种男人婚前由妈妈服侍得太周到,一心想到婚后老婆就得一样服侍他,忘了老婆也和他一样要外出挣钱养家。

如果你仔细观察身边的例子,会发现还有好些人把老婆当女佣对待的。记得几年前有一次路过到一个朋友的家探访,进门时那个朋友的丈夫坐在沙发上跷脚看报纸,朋友在浴室帮孩子洗澡,厨房桌上堆满了待处理的食物

那个做丈夫的看到我们进门,就马上起身说,哎呀,你们来了,对不起,家里很乱,我太太这几天都忙,没时间清理。。。

太太没空清理你就不能帮着清理吗?太太要准备午餐又要帮孩子洗澡,你就不能分担一点吗?不懂得煮就算了,难道连帮五岁大的孩子洗澡都不懂吗?

雪州妇女组说‘夫妻关系是互助,不是服务’ ,那些把妻子当女佣使唤的男人,想想吧。

我是国中生

一月 10, 2008 @ 2:05 下午 | 发表在 我的论调 | 留下评论
我是国中生,听过不少人对国中生有不好的印象。

例如,国中生没有学过礼义廉耻,不会做人,没有经过中华教育,不会孝道,还是独中生比较懂礼义廉耻和孝道。

我不以为意,我身边的同学们发展得都不错,不是做老师就是工程师,要不然就是律师,也没有人去偷去枪,我不觉得自己读国中有什么问题。

我想一个孩子没有礼义廉耻和不行孝道,应该是和家庭教育比较有关系,和念什么中学没有绝对的关系吧。

我身边出国念书的同学,包括我弟弟,几乎都回国了。很多人问弟弟:为什么不在英国赚点英镑才回来呢?反正你是合法赚的呀。弟弟说:‘,我的父母年纪大了,我要回来陪他们,况且我想念我的国家。’ 他们都是国中生。

我先生是独中生,身边出国念书的朋友大多都不回来了,打算长住国外。

以这样的情况来看,是不是国中生就尽孝道,而独中生就把父母交给兄弟姐妹照顾,自己不尽孝道呢?

我也觉得不算,什么事情都得看情况来评定,不能只看几个个案定夺。

你可以说,独中生不被国内的企业重视,所以他们都往外去发展了。

我想这也是个案吧。我身边有很多在企业界表现不错的独中生,他们混得好得不得了,还有一个朋友在独中毕业之后,没有埋怨文凭不被承认,就去考STPM进入马大就读,现在成就也算不错。

我一点都不想被人分类,我还是觉得一个人的成就固然和他念什么学校有点关系,可是却不是绝对的。

名不正言不顺

一月 10, 2008 @ 2:04 下午 | 发表在 我的论调 | 3条评论

应邀替一家刊物写文章, 文章登出来时吓了我一大跳, 因为他们帮我安上一个代号: “大马才女echo”…嘿嘿嘿, 笑死人了, 大马才女? ?门都没有.

我不是妄自菲薄,也不是没有自信, 有些事情是就是, 不是就不是, 明眼人一看就知, 瞒不了, 我明明没那个料, 硬说我有, 只会让人笑话. 我得快快澄清: 还我清白!!

才女是这么容易做的吗? 在马来西亚, 在报章杂志写两篇文章就可被称为作家, 再写多几篇, 居然就变成了才女其实我连自己是作家这回事都不承认了, 更别说什么才女.

在我心目中, 大马才女有两个, 一是悄凌一是叶宁, 她们文字功力一流, 感情细腻, 写什么像什么, 她们写好文章的才华是天生的, 有些人努力一辈子也不会有她们文章里显现的才气, 就好像赵建华扬阳是天才型的羽球员, 怎么打怎么好看怎么赢, 别人花再多时间未必能打得和他们一样好.

悄凌和叶宁出书我必买, 她们的文章耐读, 隔段时间再拿出来看还是会看得嘻哈绝倒和拍案叫绝的, 有这等功力的作者才叫才女, 不是随随便便就可冠上才女这帽子的, ? 这辈子是不可能变成才女的了.

说到名不符其实, 前几年我到大专院校或某些单位去讲演时就常被主办单位吓到, 他们宣传时会说我是大马名作家”….每次都让我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让我每次都要向来听讲演的听众再三澄清:” 我不是作家”, 更别说什么名作家.”

的意思是, “很多人都知道你是谁”—- 这说不过去, 在大马, 懂我是谁做过什么的人真的不像这些人想像的那么多老实说, 我并不出名.

所谓作家, 是那些自成一家, 颇有成就的写作者, 在我心目中, 可称为作家的人是如张爱玲, 龙应台,白先勇, 侯文咏, 席慕蓉, 钟晓阳, 苏伟贞之类的人, ? 只可称为专栏作者”.

名正, 言才会顺嘛, 有时会有好心的人要我不要那么死心眼, 称呼是人家给的, 他们也有他们要宣传的苦处, 试想想, 在宣传时用大马名作家的名号 会比较多人来听讲演,还是用许慧珊小姐这个名称比较多人愿意花时间出席你的讲演会呢? 况且花花轿子人抬人, 有什么不好?

当然不好, 料不够就不应该得到不实的代号, 那些听讲者来了发现:所谓大马名作家不过如此,
损失更大.


每天翻开报纸, 不实广告何其多, 如讲演者自称是某某大师,可以改变你的一生, 想想如果他真的这么厉害, 就不用跟你收三五百元讲五个小时的道理给你听了.

明明科学证明了喝母乳比喝奶粉的孩子聪明得多, 广告上还是说喝某某牌子的奶粉後会比别的孩子聪明, 明明那些所谓果汁饮品是化学成分和糖份的混合体, 广告上告诉大家: 这是新鲜的水果制成的….

所以不要怪我对这么小的事都要在这里唠叨一番, 这个社会已经这么浮夸了, 不符合事实的事情这么多, 我应该尽己之力, 对称呼我的人有点小小的要求: 不要再让我有不符我实力的称呼了!

孩子的恶梦–补习

一月 10, 2008 @ 12:03 下午 | 发表在 孩子教育, 我的论调 | 留下评论
在报纸上看到一广告标题:让你的孩子在假期里也能学习,心里凉了一下,可怜的孩子们,假期不就是让你们尽情玩的时候吗?什么时候假期生活得让路给学习了?一年下来的学习还不够吗?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是你们玩的时机呢。

其实对孩子来说,学习时间太长只会降低他们的学习意愿,我朋友的孩子在一个月半的假期里,只休息十一月的那半个月,整个十二月都是孩子的补习日,然后明年一月就又开始上学。

她说,这样孩子才不会整天在家没事做。

我常常想,我们到底要怎样的孩子呢?孩子只要把书读好就是了吗?他们的身心发展我们要不要兼顾呢?他们要考几分才叫够呢?他们要考第几名才算达到我们的要求了呢?

如果这次他们考全一百分,第一名,你会对他们说:很好,这个假期你就不用补习了,可以过你想过的生活了。吗?

我想不会,你会说,很好,那么现在你更要努力了,要不然下一次你考99分或考第二名我的脸要往哪里放?

这一次考得好,要确保下一次也考得好,所以要补习,这一次考不好,更要补习,那么我们的孩子要什么时候才能逃过假期补习的魔掌?

我相信小部分的学生是需要补习来加强他们的课业的,可是看到几乎就要全民补习的惨状,我真的很为孩子们觉得难过。


被宠坏的男人

一月 10, 2008 @ 12:02 下午 | 发表在 我的论调 | 留下评论
朋友来我家,言谈间发现我没有泡咖啡给我先生喝的习惯,大吃一惊。

后来在网上遇到他,他就提起这件事来当着我欺负丈夫的佐证。

嘿嘿,这就好笑了,我道:‘朋友,你说话要公平一点,我先生没有泡咖啡给我喝我也没有埋怨他,在我们家,谁想喝咖啡就自己泡,这是是我们家的文化,在我的职责列表里没有‘泡咖啡给老公喝‘ 这一项。

我先生是现代男性,很理解这一点,偶尔我兴致好时泡杯咖啡给他喝,他会好像赚到了似的说谢谢,我没泡给他喝,他什么时候想喝就自己去煮开水来泡。

我的意见是不要宠坏男人,被妈妈宠的男人会变成生活白痴,被太太宠坏的男人只会是家里的负担,君不见坊间很多这类型的男人吗?

被妈妈宠坏的男人,如果太太接手继续宠,最后就会变成家庭的负担,如果太太不宠他,他还有机会变成堂堂正正的男人,太太宠他的话,他只能变成家里另一个添加太太辛劳的儿子。

看来我的朋友还是传统男人,什么年代了,还认为女人应该给泡咖啡给男人喝,我身边的夫妻朋友都是丈夫泡咖啡给太太喝的。

我看过一份报告指出,受教育越高的男人越不介意老婆没有做传统家务,越能明白太太应该是一个和你一起走下半辈子的人,而不是在这一生无怨无悔服侍你的人。

无可救药的乐观

一月 10, 2008 @ 11:34 上午 | 发表在 孩子教育, 我的论调 | 留下评论

那天在报上看到对我养育家里那个四岁儿很有帮助一句话,忘了这句话是用在什么情况的,总之我把它改了改,改成这样:

让我们一起举起手大声说:让我们大家一同努力,互相提醒,在养育孩子的时候,绝不忘记自己要当一个无可救药的乐观主义者。。。

我本来就是一个乐观到无可救药的人,我看着不断忘记我的教诲的儿子,回想我以前也常忘记大人的教导,常做大人们觉得欠扁的事情,今天的我没有变成大坏人,所以我的儿子以后应该不会坏到哪里去。

如果是悲观的妈妈看到孩子怎么讲都不听,也许会想:才四岁就不听大人话了,到十四岁的时候怎么办呀,我一定要从小教起,他不听就打到他听为止。

问题是这样打下去亲子关系都被打坏了,有朝一日孩子能自立时,第一件事情就是想办法离开这个家。

所以我说,教孩子要乐观,要有耐性,要相信孩子一定会变好,这样孩子才有机会慢慢变好给你看。

说到我的乐观,顺便说说我先生的悲观。我们家种了三亩龙珠果园,请了一个印尼工人。每次龙珠果开花开得很多时,我的先生就会很头痛的说,天呀,一个月后那么多果,价钱一定会很烂,收果商看到这么多果说吃不下怎么办。

如果花开得少时他就会说,天呀,这么少果,连工人薪水都付不出了呀。

有一次那个印尼工人忍不住了,说他:果多你也烦,果少你也烦,老板,到底你要我们的龙珠果怎样表现你才会说好?

斋戒月一事

一月 10, 2008 @ 11:24 上午 | 发表在 我的论调 | 留下评论
我先生带信奉回教的印尼工人去夜市买东西吃,回来和我们一起吃晚餐时告诉我们刚才在夜市时,回教堂的诵经声一响起,印尼工人就迫不及待的打开包装水,他看到工人饿到打开包装水的那双手发抖着。

家婆听了就说:真是拿苦来辛。

我听到这样的结论还真愣了一下,这句话有点何苦来哉的意思:有东西不吃,自己故意要饿那么三餐,搞到自己饿到没有力气,真是奇怪。

这和我对斋戒月的观感相反,我倒是觉得斋戒月能让信徒很充分的身体力行去实行回教教义,对他们是好的,就好像那些去参加’ 饥饿三十小时‘的人,他们不是要拿苦来辛,而是希望能够体会那些饥饿的人们的痛苦,很多参与的人回家后都学会了惜福。

我到网上找到斋戒月的资料,说这原是回教教圣穆罕默德订下给教徒们奉行的五大教条之一,其意为对上帝表示攕悔、静穆、涵养与诚实,这是回教的五项基本功课之一,为穆斯林必尽的宗教义务。

看起来很不错是吗?佛教和基督教也有这些教义,只是我们的对之的实践各有差别。

每次我听到有人批评别的宗教时,我都会告诉批评者,要批评一件事一个人,必需先去理解那件事那个人才能下评定,要批评一个宗教的做法,也必需去了解这个做法背后的意义。

我是佛教徒,我喜欢看观世音菩萨圣像那慈悲的隐隐笑容,我去澳门时在天主教堂里看到圣母马丽亚的圣像时,心里也升起欢喜心,我认为这两件事情没有任何冲突。

要有宽大的胸怀去包容别的宗教,赞叹其他宗教,这样世界和平这样的理想才能够达到。

嫁儿子娶女婿

一月 10, 2008 @ 11:21 上午 |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我的论调 | 留下评论

在网上论坛聊天,说到过中秋,有个网友就说自己很不孝,他家三个儿子自从上了大专之后很少回家过中秋。我问他今年是不是在女朋友家过,他顾左右而言他,看来我猜对了,不禁悲从中来–我有两个儿子,以后不知道会不会像他们家三兄弟一样,过节都忘了回家而在女友家过。

世界变了,我想应该变得更公平了。

那天我遇到一个村民,他问我老二性别是男是女,我道:又是一个男孩,他说:好呀,你赚到啦,两个儿子以后就赚多两个回来。

我问:什么意思?

他说:两个儿子以后娶两个媳妇回来,不是等于赚多两个了吗?

这是华人上一代‘生女儿是陪钱货’ 的观念,这位大兄还搞不清楚状况,都什么时候了,还做这种美梦,现在是风水轮流转,转到嫁儿子娶女婿的时代了。

君不见每次家里有事时都是自己的姐妹们搞定的?君不见自己的兄弟都陪岳父母吃饭去了?君不见自家的女婿常帮忙家里大小事?君什么时候见到媳妇常年在厨房里洗手做羹汤?更别提担心家婆觉得不好吃叫小姑先尝味道的那份佧喀不安的心情了。

现在的家庭是儿子女儿一样栽培,儿子和女儿长大了一起顾家,我想这并不是件坏事,只是女儿天生细腻,较懂父母心事,较能让父母解忧,儿子多数只会看太太脸色做人–说来说去我想说的是,看来这个年代生女儿才能保本。

所以我笑笑告诉这个村民:阿叔,你错了,在这个年代,生儿子是赔钱货,生女儿才是是赚到了呀。

下一页 »

在WordPress.com的博客.
Entries评论 fe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