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细看西马人

一月 7, 2008 @ 8:17 上午 | 发表在 新山VS新加坡 | 2条评论
因为机缘,从我两岁开始,分别在住过东海岸四年,北马半年,中马十二年,中柔十二年和南柔六年,这珍贵的移居式生活经验让我对马来西亚各个地区人民的特性有初浅的了解,不敢自秘,说出来与大家分享。

从人民个性说来,北马人朴素,知足,乐天。我看到很多快乐的北马人,与他们相处很舒服,一般友善而热情,性情还没受污染。对政府的不足他们会碎碎念式的埋怨,但很少激动,都说:“政府应该这样做,政府应该那样做。。。”

原因?不知道,也许因为比起泰南人,他们的生活还算不错。

东海岸人民也很快乐,一直不跟人比较的快乐。他们的生活一般悠闲而踏实,赚的钱不算多,但欲求也不多,人与人之间充满信任和热络的情分,个性上比北马人更不受外界污染。

原因?也许因为交通没西马便利,无从比较,所以快乐。

在中马雪隆区,人们都在忙,都在为生活拚命,都在为未来铺路,大家都知道只要自己努力就能改善生活。这里人才济济,所以大家都不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他们有足够的自信心看待自己的成就,他们对政府的不足说的比较具体,对政府弊病骂起来从不口软,行动都很积极。

至于柔佛洲的人民――越靠近新加坡的人越没自信心,只要看得到新加坡电视节目的人在谈论任何本国的事情都会拿新加玻来比,于是是全马最不快乐的地区。这里很多人的眼光往新加坡的方向看,嘴里念着:人家新加坡这样那样。。。南马人对政府有什么不满意时会说:人家新加玻政府在处理这样的事情会这样那样。。。,他们是全马最不快乐的人,因为他们老是拿新加玻来和自己比。

[ 本帖最后由 echo 于 3-9-2007 19:54 编辑 ]

超龄的婴儿手推车乘客

一月 7, 2008 @ 7:52 上午 | 发表在 新山VS新加坡 | 留下评论


多年前有个新山的朋友告诉我认出新加玻人的其中一个办法“ 看到手推着一个整四岁的大婴儿在逛街的。。。十之十是新加玻人。”

当时自己还没有孩子,听了她的说词只觉得好笑,还无法感受这件事情的幽默,从那个时候开始到新山去逛街时就常留意手推车上孩子的年龄,发现她说的还有几分道理。

後来自己有了孩子,才发现原来孩子长到一岁多就可牵着走了,那辆婴儿手推车每每带出去最後变成累赘。

去年与另一个朋友说起,她听了也笑,说起她的经验:她和家人与嫁到新加玻的老友一家人结伴出国旅行,到机场她赫然发现朋友带了一个婴儿手推车,车里是那个六岁大的孩子。

接下来的六天行程这个手推车全程跟着孩子,从白天到旅游景点参观到晚上吃晚餐或逛当地的夜市,孩子都坐在车里被推着走,偶尔要他出来自己走一段路,没十五分钟不是喊累就是喊热,一定要坐回手推车里去。

老友还向她埋怨,现在出的手推车都不耐用的,孩子四岁到现在已经换了四辆。。。朋友心里想,婴儿车是设计让二十公斤以下的婴儿或学步儿坐的,让老友那三十多公斤重的儿童这样长时间坐着走动,一辆能耐半年已经算是奇迹了。

今年新年,新加玻的朋友要来我家住两天一夜,我到巴士站去接她时大吃一惊,只见她的丈夫背着全家人的行李,加上右手一个大旅行袋,左手则是折叠着的婴儿手推车,她自己右手抱着两岁半的儿子,左手拿了一辆手推车,她们的女佣则两手抱着半岁大的女儿。。

三个大人,两个孩子,两辆婴儿手推车,一大堆行李。。。搭巴士?我不得不佩服这些新加玻父母。。。

新山――新加坡的殖民地

一月 7, 2008 @ 1:18 上午 |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新山VS新加坡 | 2条评论
六年前从生活了十二年的吉隆玻初嫁来南马时,文化冲击很大, 虽说是一个国家的两个城市, 但这里生活的人和首都生活的人却像两个国家的人。後来看到有人写说新山一带好像是新加坡的殖民地, 我觉得这人写得虽不中, 却不远了。

这里的家家户户都看新加坡的电视节目,听新加坡电台,几乎每个十五岁以上的华人都知道谁是范文芳谁是向云,至于谁是宋爱玲或AMBER CHIA。。。对不起, 可能没几个人知道。大家都知道谁是许振荣和巫许玛俐,没几个人知道谁是陈峰或卓慧勤。

因工作而认识的人大部分人都向往新加坡的生活, 有什么课题发生时都会马上拿新加坡来当例子来评论,而不是就马来西亚的国情和条件来就事论事。

在工作时也发现到公司内的五个女职员中,有四个人的丈夫或男朋友是在新加坡工作的。这也难怪,新山很多工作的薪金比吉隆玻低, 东西样样却都比吉隆玻贵,除非担任高职, 要不然不去新加坡工作,很难过像样一点的生活。

我这外来人看得惊讶, 在这里生活的人却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对,我问一个朋友有没有看某马来西亚电视台的某个节目, 她理直气壮说家里收不到,我问找人来弄一弄天线就可以啦,她说, 没那么有空。

不过我记得前些日子刮风打雷後她回家看不到新加坡电视节目,当晚马上叫人来把天线弄好,还要那人确保要看得新加坡那两个中文电视台。。。看来她不是不能也, 而是不为也。

有次有个朋友打电话给我告诉我他在塞车中,我问他为什么不听电台的路况报告, 他说电台只报新加坡的路况,没报新山的, 我大奇,问之:你不知道马来西亚电台也有路况报告吗?他更奇,答之:“马来西亚的电台?有吗?”

我告诉他当然有, 然后告诉他两个马来西亚电台的频道。

过了几天, 他打电话告诉我:“哗, 没想到马来西亚也有那么好听的电台。“

我笑答:“Tak kena, tak cinta”

在WordPress.com的博客.
Entries评论 feeds.